观灯有感(人社局 赵珉)

作者:赵珉 来源:人社局 发布时间:2018-03-02 10:01 点击数:
   今晚的街道格外热闹,夜幕下的小城充满年味儿,街道上张灯结彩,火树银花,人群熙熙攘攘,影影绰绰,灯火阑珊下的长安河,流光溢彩。平日略显清冷的小城,这会儿显得充满活力。今天,是出灯的日子,今年有彩船、舞狮、舞龙、竹马,鞭炮声锣鼓声不绝于耳,这样的气氛感染着我们,我们决定陪女儿去赶赶热闹,享受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。
    遇到的第一个是彩狮,伴随着铿锵有力的锣鼓声,两头狮子上蹿下跳,摆出各种颇有难度的动作。主人为了表示欢迎,不间断的燃放烟花鞭炮,场面热闹非凡。女儿看的兴高采烈,为了看得更加清楚,直接爬上了窗台,看着这个小小女汉子,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看灯的情景。
   那时候的狮子不像现在的彩狮这样色彩艳丽,但是很逼真;烧狮子的烟花也是用砖头做的爆发力很强的那种,烧起来很过瘾。因为文化娱乐匮乏,人们对接灯非常重视,条件稍好一点的人家都会接灯,经常玩到半夜。记得外公家每年都会接,接狮子的时候会把烟或者红包挂的高高的,让狮子努力去取下来,狮子还会进堂屋磕头拜年。接彩船的的时候,还会在休息的期间让我们小孩子坐进去感受一下,教我们转几圈,现在那种好奇兴奋的感觉还能感受到。后来,外公家房子改建,修成了楼房,没有了院子,就没再接过灯。 
    还有一年,流行穿滑雪衫,我的新衣服就是一件红色的滑雪衫,喜欢得不得了,可是这件衣服最终还是毁在了我手里。因为那时小孩子看灯都喜欢挤在最前面,可是鞭炮、烟花一来,又赶快往后躲,等过了,再挤进去。有一次没能及时跑掉,烟花烧到了我身上,滑雪衫上顿时出现很多破洞,我即害怕又伤心的哇哇大哭,但是回到家老爸却并没有责怪我,只是笑着说没烧到人就好。
    小时候看灯,因为个子矮看不到,老爸会把我放在肩上,烟花一来 就抓着他头发喊,快跑啊快跑啊,把头发都差点揪掉了。等烟花散去,又指挥他往里面挤 ,如此反复一晚,老爸累的是一身大汗。后来,老爸也是用同样的办法带女儿去看灯,说不愧是我的女儿,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。
   那时过年会回老家,叔叔在镇文化馆工作,我还跟着去扎过彩船,老爸教我给灯笼上画过画,学唱过花鼓子,当过大头娃娃。。。。。。这一切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,让我感叹当时的小姑娘,如今已是不惑之年,岁月真是催人老啊。
   不过感叹归感叹,我还是觉得很幸福,我的童年丰富多彩,快乐美好;如今,我也给了女儿这样快乐美好的记忆,这些,才是最宝贵的。父母爱我的心和我爱女儿的心一样深沉,只要是我们想要的,他们都会尽最大努力满足我们,舍不得我们受委屈。随着我们长大,有了自己的小家,有了自己的爱人和孩子,父母在我们生活中不再是全部,很多时候我们以自己忙为借口,忽略了他们的感受。我们忘记了他们是小时候把我们扛在肩上的人,忘记了他们是省吃俭用供我们读书的人,忘记了他们是不愿意给我们添麻烦的人。想着想着眼眶湿润了,拿出手机,拨出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,电话接通:“妈,你和爸在哪儿,我想陪你们看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