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陕兰花自芬芳

作者:秦素月 来源:县档案史志局 发布时间:2018-08-27 19:57 点击数:


三月的宁陕,像一个刚从青绿梦中醒来的娃娃,一切欣欣而蔚然。山林戴着灰色的纱帽,在西北的余风中劲舞,惊起了鸟儿的一片欢歌。走进丛林深处,万物竞相生长,朝气蓬勃。兰花是早春婉约的前奏,一脉叶绿仙姿,在逶迤的秦岭南坡欣然盛开,那芳香吐露着三月的软语,频频从山里传来清新的问候。


    宁陕多兰花,盘盘丛生,种类更是数说不清。兰花喜阴畏阳,从蓓蕾初开,到含苞绽放,历经一月之久。硕大的花盘上,茂密的叶子泛着碧绿的光,像一道绿色的围篱,将花梗和嫩叶团团包围。刚长出的叶子,清粉淡黄,与花儿同色,叶脉清晰可见。绿茎粉黄的腰上花苞环绕,那骨朵儿掬香玲珑,如缤纷的玉铃在风中曳响。已开放的花儿千娇百媚,朵朵似欲飞的蝶,在风中娉婷。兰花的香,近嗅似有似无,弥漫而飘散;远嗅郁香盈盈,一缕缕直达心脾。兰花粉绿的萼上有五个淡黄色的瓣,中间是白金顶黄的丝蕊,这黄绿搭配的韵色甜淡清纯,绝美无比。兰花的形态意趣,即使匠心独运的画手,也难以描绘出它的风姿神韵。它在蓬蒿荆棘的丛林中默默无闻地生长,于无人喝彩的山谷静悄悄地香。习惯了空谷久疏的日月,习惯了冰雕雪蚀的生存,花开花谢,岁岁年年。
    七十年代流行一首歌叫《兰花草》,是由胡适先生创作的诗歌改编的。从诗歌里我知道了兰花是四大国花之一,被许多名人雅士歌咏不绝。在秦岭山谷的穷乡僻壤,居然盛产国花,我也因此增添了许多对家乡人的自信。当然,深爱兰花是与生俱来的禀性,只是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对它的赞美,于是就词不离心,歌不离口。“我从山中来,带着兰花草。种在小园中,希望花开早。一日看三回,看得花时过,兰花却依然,苞也无一个。转眼秋天到,移兰入暖房,朝朝频顾惜,夜夜不相忘。期待春花开,能将夙愿偿。满庭花簇簇,添得许多香。”┅我家的后面,有一片绵延百亩的灌木林,林内生长着大茏的兰花,有的花龄应该在百年以上了。茂密的桦栎树下,有松软的黑泥沙土,每隔三五步就有一笼兰花,终年浓绿,三月开花。从我记事起,每年和兄弟姐妹们到山里采摘春鲜,捡拾柴火,常常被兰花的香气诱惑,被它的葱绿吸引。八岁那年,母亲让我到山上摘些春芽儿做菜,我到她指定的地方找到了春芽。正准备回家时,被眼前的一串串兰花留住了脚步。立即开始折兰花,折累了就坐在树下歇息,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,直到天黑才被母亲的呼唤声惊醒。回家后,父亲怒目责问,母亲回答说:抱着一把勾魂草睡着了!在当地,经常有进山挖药材、找春鲜的人在劳动之余,坐在兰花旁边歇息而不知不觉一觉睡到天黑的事情发生,有的人因此被野兽袭击而发生了危险。当地的老人认为这都是“勾魂草”惹的祸。
    八十年代初,上山挖兰花赚钱的人随处可见。父亲觉得自家山上的兰花被别人挖了可惜,于是也上山挖了一些回家盆栽,总归成活率很低。即使勉强活下来的,也不开花,终成一盆绿草。兰花不易栽活,久而久之买兰花的人少了,上山挖兰花的人自然也少了。但是,好多小时候看到的百岁兰却没有了。儿时采摘兰花玩耍的时光,恍如隔世的幻景,也一去不复返。那满山的兰花虽然遭受了浩劫,却没过几年,月佩素绿的迎春兰依然满山都是,绵延不绝。这应该归功于搬不走的山,挖不完的土,还有孕育兰花得天独厚的气象物候。我曾经也上山去挖过兰花,每次都是小心翼翼地连根带泥挖回来,种在方形圆口的青花瓷盆中,以示高雅显贵,可总是未养育成活,真是兰花有期开,我却无缘栽。感慨自责之余,发誓不再挖兰花。
   今年清明时节,我依然回到父亲的山上看兰花,缅怀远去的童年和逝去的家人。在一石岩拐弯处,遇到了一株矮叶兰,绿叶肥厚亮丽,花盘中数枝兰花争奇斗艳,在风中翩然起舞。偶然相遇,绝美的画面令我欣喜不已。那兰梗特别高,花朵莹润丰硕,有种雕塑的层次感。手抚鲜花,花气穿透肺腑。久久凝视兰花,油然心生敬意。都说兰花难养,我总感觉兰花与人是有缘分的。我家百里以外都不长兰花,唯独父亲承包的这片山上,生长着一色的迎春兰。父亲生前,每年冬天都要上山清林,剔除一些虬枝做柴火,砍倒芒刺,让兰花更好地生长。久而久之,父亲承包的山林下,一片敞亮的腐质沃土,兰花兀自成片。虽然是普通的兰花,却姿容嫣然,独自而芳,给人一种淡淡的柔美和梦幻般的景致。兰花无需人关照,自得天时地利,亦长得鲜润蓬勃。难怪圣人云:“芝兰生于幽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穷困而变节。”圣人之语道出了兰花的本真,它足以国花的姿容,成为涵养我们精神世界的馨香。当我们身处逆境和窘迫时,自不能忘记初心,而应贯彻始终。于功利荣耀面前更能保持虚怀若谷,色淡香清。
   假如,一束幽兰
   不惧怕沧桑
   独自在寂寥的山岗     
   无悔地绽放
   不管脚下是否起于青萍
   携一缕芬芳  
   在荆棘中欢唱
   一朵兰花
   在故乡一隅
   结成了最美的乡恋
   
   你如,一束幽兰
   像痴情的花瓣,散开了
   浓得化不开的年华
   月光下的娇蕊,牵起眷恋
   紧贴含羞的萼片
   以风中花信
   传诵万缕清芳
   把爱恋撒遍山崖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沁入一条流经心灵的河
   养育国香
   
   毕竟,在时光之外
   它匠心独运的春色      
   隔着天涯一径
   也把玉碗儿盛雪的光阴
   交给了岁月品尝
   纵有千种情绪
   还一叶素念
   连接大地的情网
   于无人深处
   凌空起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