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擀面(小小说 陈明安)

作者:陈明安 来源:公安局 发布时间:2018-12-06 14:16 点击数:
      曾腾在外办案一个多月回来,得知在脱贫攻坚工作中,有了一个帮扶户。
      局里组织去村里开展工作,乘坐的车行进了近两个小时,来到了帮扶的村子。曾腾的帮扶户叫刘玉莲,67岁,五保户。曾腾看到刘玉莲和母亲的年纪差不多,就喊刘妈。刘玉莲见身穿警服的曾腾喊自己妈,很乐意,给曾腾端个凳子让他坐,又忙着给他倒水。房子不大,家里摆设陈旧,但如她的穿着一般,处处干净利落。刘玉莲身体还好,养了十几只鸡还种了点菜。
      按说,像刘玉莲这样的五保户,应当住进敬老院,但刘玉莲无论谁来做工作,就是不去敬老院,就要待在自己的屋里。
       曾腾坐在刘玉莲的跟前,初春的暖阳照在身上,甚是舒服。曾腾简单地把自己的情况和来意向刘玉莲做了介绍,特意把自己的名字多说了两遍。刘玉莲说:“记下了、记下了。”曾腾看着刘玉莲,这个和母亲一样有着辛苦劳作经历的老人,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母亲。
      和刘玉莲说了一会儿话,曾腾从屋里拿出斧子,就要帮刘玉莲劈柴。刘玉莲也不拦,去给曾腾的杯子添满了水。刘玉莲看着曾腾,那种目光的是慈爱的。
      “这柴火是我侄儿帮我从山上给弄回来的,最近出门去了,没在家,细小的我还能收拾。”刘玉莲对曾腾说。“以后,我帮你弄。”曾腾笑着对刘玉莲说。刘玉莲把劈好的柴火,整齐地堆放在屋檐下。
      劈了一个多小时的柴火,刘玉莲就让曾腾歇着,又要去给曾腾端水杯,曾腾忙将水杯拿在手中,又坐下和刘玉莲聊天。刘玉莲夫妻膝下无子女,8年前,老伴因病去世,就剩刘玉莲孤零零一人。国家的好政策,让刘玉莲被评为五保贫困户。因为夫妻感情好,每个月都要去老伴坟前看看,加之这房子是夫妻俩永远的回忆,因此,刘玉莲就是不去敬老院。
      眼看中午了,刘玉莲要让曾腾在家里吃饭。曾腾说去村委会还有事,下次来吃。刘玉莲见曾腾推辞,也不再勉强。曾腾用刘玉莲手机打给自己,存下了号码,又把自己号码存到老人的手机上。曾腾又将自己的姓名和手机号写在一张纸上,交给刘玉莲,叮咛她有什么事给自己打电话。
      “刘玉莲那个人挺好的,虽说无儿无女,但没啥怪脾气,没看到和谁争个嘴吵个架。就是多少人去做了工作,无论是谁,哪怕说的天花乱坠,她就是不去敬老院。有些影响村上的脱贫工作啊。”说到刘玉莲,村干部对曾腾说。
      每个周,曾腾都会给刘玉莲打个电话,刘妈、刘妈的叫着,和刘玉莲说说话。
      第二次去刘玉莲家,曾腾又帮着刘玉莲劈了些柴火,将院子边几块滑落的石头码好,又把去厕所路两边不平的地方清理了一下。
      刘玉莲用一种爱怜的目光看着曾腾说:“今天要在家吃饭呀,可别嫌弃呀。”“怎么会嫌弃呢。”“那就好、那就好。”刘玉莲见曾腾答应在家吃饭了,笑眯眯的,很高兴:“你想吃啥?”“吃啥都好。”曾腾说。刘玉莲说:“现在生活好了,不缺吃不缺喝的,我给你做擀面吃吧。”曾腾说:“好好好。”小时候,改革开放没几年,生活条件不好,缺吃少穿的,但母亲做的手擀面,就是记忆深刻的美味佳肴。
      刘玉莲和面时,曾腾就帮着生火。做臊子的食材,和小时候的记忆差不多,鸡蛋、肉末、白菜、葱等。曾腾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刘玉莲和面、醒面、做臊子、擀面、烧水、下锅、装碗,又想起母亲的音容笑貌。
      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久违了的美味,曾腾吃了个滴汤不漏:“真好吃。”刘玉莲看曾腾吃得香,说:“下次还给你做呀。”
      时光就这样慢慢流逝,曾腾与刘玉莲越发的亲近。曾腾听村干部说,刘玉莲对外说自己有个警察儿子。曾腾听了微微一笑。
      下午上班,刚进办公室,曾腾接到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同事电话,说刘玉莲和别人吵起来了,情绪还很激动。争吵的原因很简单,就是在上级检查时,一村民对帮扶工作不满意,恰巧刘玉莲在跟前听到了,不乐意,就和那人争吵起来了。听闻,曾腾赶紧给刘玉莲老人打电话,安慰她,几番劝导,老人不再生气了。曾腾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。
      刘玉莲老人生病被她的侄子送进了县医院治疗。曾腾知道后,连忙买了些水果去医院里看望她。见到曾腾对自己这么好,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刘玉莲眼睛湿润了。曾腾说:“好好养病,病好了回家,我还要吃您做的手擀面呢。”刘玉莲点点头。不出差时,曾腾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去医院里看看刘玉莲,同她说说话,跑前跑后买饭、帮忙办理合疗报销手续啥的,刘玉莲把这一切默默的看在眼里。
      刘玉莲出院的那天,曾腾说要陪着刘玉莲在县城转一转,刘玉莲答应了。走在街道上,曾腾不停地给刘玉莲介绍着县城的情况。刘玉莲说:“坐车就晕,太难受,快20年没来县城了,好多的高楼、桥和车呀,变化可真大呀。”是啊,改革开放都四十年了,不仅是县城,农村的变化也很大。
      曾腾请刘玉莲和他的侄子吃了饭,他们就回去了。刘玉莲回去的第三天,驻村第一书记又来电话了,说刘玉莲自己主动要求住进敬老院了。
     曾腾坐在那,又想起难以再有的美味手擀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