芳菲满地平河梁

作者:程志林 来源:程志林 发布时间:2019-08-25 10:42 点击数:

如果说秦岭的群山是一群束之高阁的大家闺秀,那么平河梁称得上是闺秀中的女神。时值盛夏,我们驱车准备拜谒心中的仙境——平河梁,沿着迂回的柏油路盘旋而上,峰回路转,直抵山梁的山垭处的一片开阔地。下车探望一种山高我为峰的自豪感油然而生,远方云遮千里,雾锁万峰,胜景如画。

有人说平河梁一年只有两个季节,那就是夏季和冬季,我深以为然。比起山下的闷热,山上倍感清爽,在山风的吹拂下暑气荡然无存。七月的平河梁,山色似乎才刚刚翠绿,大有春色姗姗来迟的意思,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”可能就是海拔差异的景色变化吧?

平河梁最美的地方是梁顶的草甸。收拾行装,欣然前行,穿行在一片茂密的松树林中,棵棵树干苗条笔挺,遮天蔽日,只投下星星点点的光斑,带有一丝阴森压抑;再爬一段之字形的石崖,脚酸腿胀,早已气喘吁吁,只觉得这是自讨苦吃;翻过石崖,脚步松缓了许多,草甸尽收眼底,它形似一叶孤舟,中间平坦如砥,四周微微翘起。内心的压抑、辛酸一扫而空,清爽、豁达的感觉袭上心头,惊叹大自然的奇妙。

走到草丛中,一大片绿色的野草迎接我们,它形成的天然屏障,天空变幻的云彩更近一些。满地的碧草,谁曾想到,这高山之巅,会有如此碧草,震撼、感染、沉醉。站在草丛里望去,远处的云杉如同一把把小伞,茕茕孑立,“野旷天低树”大概说的就是这个场景吧。

坐在草地上,环顾四下。这是一年中最好的阳光,从天际倾泻而下,像瀑布,像绸缎,从天幕垂挂下来,阳气鼓噪,金光耀眼,所有的绿色多了一丝鲜亮。野花和青草在这个季节一路攀高,呈现出最美最靓的时刻和状态,细细的茎,修长的叶,青草如青玉般曼妙,叶片柔嫩,它们挨挨挤挤,挺直了腰杆,争相仰望天际,争夺阳光雨露。它们的生命力极强,可以随意蔓延,骨子里透着无限的坚韧,既有沧桑,又有豪情,挨挨挤挤的凑在一起形成大方阵,每一株都平凡、简单,虽然弱小,却有星火燎原之势。

细细观察,脚边的草丛中夹杂这一种淡紫色的小花,和草色混搭像是绣了花的锦缎,花朵只有指甲盖大小,姿态优美,像是飞天的仙女,又似展翅欲飞的蝴蝶。孩子惊喜的叫到,好多的花儿啊!不远处野花五颜六色,白花的高洁素雅,如月下白雪;粉红的花美若凝脂,娇嫩无比;蓝色的花浪漫神秘,海水一样的澄澈。我想到了“野花开如笑,芳草意自闲”,这些大自然的精灵是舍不得采摘践踏的,行走的脚步也变得轻柔起来。

走累了,躺在草地里。凉风中弥漫着花香,风儿它柔,它稳,它轻,让人感受不到一丝尖锐,像肉虫蠕蠕的爬过臂膀。四下里没有丝毫的喧扰,怕打扰了万物的酣睡,风儿小心地吹着,细致的吹着,也许它此刻正搬动着野花的花粉,吹展了蜻蜓的嫩翅。原野是亘古的宁静,万物正在拔节,几声鸟鸣,像是彗星拖着长尾划过天际。睁眼仰望,领略天空之高原,回顾四周,倍感大地之辽阔。

草甸的尽头,听到哗哗的水响声,明亮轻快的溪水从毛毡垫一样的草甸之下渗漏而出,一脉未染凡尘、洁净如玉的泉水汩汩流动。涓涓细流,日夜不息,山是水的禁锢,承载着自然变换;水是山的血脉,流淌着岁月的年轮。我猜想它只是秦岭山间的一根毛细血管,泉水汇成溪流,溪流汇成小河,于是有了平河梁的美誉。顺着流水下山,水流时而平缓蠕动,时而跳跃腾飞,时而引吭高歌,时而低吟浅唱。如果说水是上苍的眼泪,是相思的泪水,平河梁一定汇集说不尽的相思和千年情结。

那山那水,那柔软的草甸,那摇曳的野花,那夏日的蓬勃和清爽都深深地烙在我心灵的深处,成为挥之不去、魂牵梦绕的爱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