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宁陕

邂逅“花房子”

作者:程志林 来源:宁陕县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1-06-01 11:07 【打印本页】

一个阴雨天的下午,途经皇冠油房坪,邂逅了久违的卢氏“花房子”。久违是早就听说,一直未曾造访。在家乡的习俗里把雕梁画栋刻画精美的房子,惯称为“花房子”,带有几分赞美和艳羡的意味。

站在河对岸,远远的一排迥然不同的老房子,顿时吸引了我。过了小桥,老房子古色古香的韵味更加明显了。定睛一瞧,房子背后山势呈卧虎状,地势形如巨盆。背山面河,房前一片开阔地,可谓背有靠山,前有拜地,是一处风水绝好的居家之地。

来到房前的开阔地,一片荒芜,草木横生,心生几分遗憾。同行的人告诉我,早期这里曾是四亩地、新场连接旬阳坝、东江口的交通要道。1935年鄂陕特委在这里召开紧急会议,合编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十四师,还制定了陕南继续坚持斗争的战略部署和行动方针。这场具有转折性意义会议,为当地播撒了革命的种子,也为后来的七十四军组建奠定了基础。听到这里,不禁让人肃然起敬,忍不住仔细打量这座 “花房子”。

抬头所见,院落气派非凡,飞檐翘栱,让人赏心悦目。屋脊为绕枝牡丹砖雕,耸起的马头墙散发着悠远的气息,樨头上画有蝙蝠、骏马等瑞兽,山水花草彩绘图案,清晰可见,优美逼真。

青砖垒砌的屋架,古朴典雅,砖缝规范统一,做工精细可见一斑。平视门楣,门框宽厚的石条构成,门楣上“范阳世胄”匾额楷书,威严遒劲,象征主人的身份高贵。据史料记载,范阳卢氏出自姜姓,是春秋齐国后裔,因封地在卢邑而受姓卢氏。卢氏以儒学传家,累居高官,成为北方一流高门大户。

门口两边一对抱鼓石,尤为引人注目。四个鼓面纹理细腻图案清秀,各含蕴义,有鱼跃龙门之案,有琴棋高雅之图。抱鼓石具有辟邪驱恶作用,又是封建礼制的符号象征。据古人礼法,此乃功名的标志,无功名者不可立鼓。

步入正厅,屋内梁柱黝黑粗壮,抬梁式屋架保存完好,气派非凡。据说,约清乾隆年间卢建生迁居到此,据卢母文氏碑文所载:初劈两山谷,始得阡陌,秀措甲第,后得四子。其中两子发迹,有说是靠开采铁矿发家,创建万贯家业,兴建豪宅,但后代不思进取,沉迷于抽烟赌博,坐吃山空,致使家业败落。后来将宅院卖于当地王家。

来到天井,“金钱孔”的排水口,美观大方,又可以防止树叶、渣子流进排水管造成阻塞,足以见得设计精巧。

后院已经残破不堪,两座圆形通往别院的门,被红砖堆砌堵塞,依然可以窥探出当年的规模。据说当年原由8座院落相连,大小房屋多达48间,占地面积达2000余平米,气势何等恢宏。几经时代变迁,战祸匪患,文革“四旧”破坏,风雨侵蚀,红极一时的花房子变得如此冷清萧条,令人唏嘘不已。几个遗落的石礎不怀希望的等待主人。

细细观望,这里不仅有摄不完残缺之美,拍不尽的风情,更有诉说不完的神秘故事,那精美的石雕,福字窗户依旧展现着当年的富贵辉煌。静心倾听,老宅子仿佛默默地诉说着陈年往事,不管是功过是非,热闹繁华,还是人去楼空,蛛网铺张,这一切都随着沧桑的岁月,成为过眼云烟。

阴雨为老房子增添了几分苦涩和萧索。回看花房子,青砖斑驳,依旧挺着身子,与路人比着风骨。一切始于繁华,又归于衰败……